<span id='79364'></span>

    <ins id='79364'></ins>

        <i id='79364'><div id='79364'><ins id='79364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1. <tr id='79364'><strong id='79364'></strong><small id='79364'></small><button id='79364'></button><li id='79364'><noscript id='79364'><big id='79364'></big><dt id='79364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79364'><table id='79364'><blockquote id='79364'><tbody id='79364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79364'></u><kbd id='79364'><kbd id='79364'></kbd></kbd>

        <code id='79364'><strong id='79364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<i id='79364'></i>
        <dl id='79364'></dl>
        <acronym id='79364'><em id='79364'></em><td id='79364'><div id='79364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79364'><big id='79364'><big id='79364'></big><legend id='79364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<fieldset id='79364'></fieldset>

        1. 男人不在傢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27

          男人不在傢的第一天,電暖器壞瞭。

          女人看著燈暗下來,本來滾燙的鐵板慢慢變冷,她把開關摁瞭好幾回,又檢查旋鈕是否在正確的位置上,再就是撥瞭插頭,重新插上,往復瞭幾回,終於放棄瞭。

             “壞就壞瞭吧,反正天氣不算太冷,能扛得住。女人這樣想。

          男人不在傢的第二天,毛巾架壞掉瞭。

          女人洗過手拿毛巾時,連同毛巾一起拿下來的還有毛巾架。女人看瞭看手中的毛巾軻,又看瞭看留在墻上的底座,這點小毛病,隻需要一把螺絲刀就可以解決問題。

          但是,女人把毛巾架往桌上一放,隨手將毛巾掛在瞭底座上,她慶幸,還真掛得住。

          男人不在傢的第三天,微波爐罷工瞭。旋鈕不管擰到什麼位置,微波爐始終沒有反應。插座是好的,插頭也沒有壞,但是,微波爐就是不運轉。女人覺得,問題應該是旋鈕有點松,但就先就這樣放著吧,沒有微波爐就用液化氣,不就是多洗一次鍋嘛。

          女人給男人發瞭條短信:電暖器不熱瞭,毛巾架掉瞭,微波爐壞瞭……”

          男人迅速回復道:看吧,還是離不開我。

          幸好,男人隻出差四天。剛進傢門的男人,扔下行李便去取工具,拿瞭把螺絲刀把毛巾架裝好,用膠佈把微波爐的旋鈕固定好,然後,他又準備拆電暖器的燈。

          女人跟在男人後面,一邊檢驗修理成果,一邊表達對男人的贊賞。

          女人的母親在一旁思量,男人就是男人,什麼都會,但當年能幹的女兒,怎麼變得如此懶惰瞭呢?

          女人也會悄悄問自己:當年那個能幹的自己到哪裡去瞭?她沒有得出答案,心裡卻非常幸福,因為男人的臉上寫滿瞭得意。

          真正聰明的女人是懂得什麼時候要聰明,什麼時候該糊塗……